行之途

快新对话流。

啊,我都没意识到昨天是520。
来个对话流怎么样??


————一直在卖萌求关注的分割线——————


隆冬时节。


“好冷。”黑羽快斗搓了搓手,呵了口气。


“……”


“新一,爱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不应该是把外套脱下来吗?”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也很冷啊。”工藤新一裹了裹风衣。


“……真没浪漫情怀。算了,让你见识下魔术师的奇迹吧!”


“哦?你要变出羽绒服来吗?”


“……没有准备那种道具真是抱歉。但是——”黑羽快斗把工藤新一的手揣进口袋,“我可以让你的手温暖起来~”


“啊……好失望。”


“既然这样你把你冰一样的手拿出去啊混蛋!”...


 

【快新快】纯属恶搞

♧如题,此文各个方面都只是恶搞

♧旧文。

♧无差。

  

“那边的小哥先举手了,对,就是你,上来吧。”

无辜躺枪的路人工藤新一觉得莫名其妙,要知道他不过是路过打酱油的,举什么手啊。然而,在周围一排排学生的眼神压力里,他无奈地走上了舞台。

主持人黑羽快斗,看见某个名侦探一脸茫然的表情差点就拿着话筒笑出了声。要说他为何站在这里,纯粹是大学那坑人的社团,说什么做个情人节活动,造福大众。其实说白了就是秀秀社团的存在感呗。不过他也无所谓,可那群坑货偏偏推选他做主持人,嘿,这种无聊的事他当然果然拒绝啦。

可是他们随即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放眼全社团还有谁比你更帅啊?

说的也是吧,这么...

【快新快】Sex and love

♧转型之作。

无差向。





one


工藤新一苦苦思索着昨晚的案件,一个年轻女子,在公寓被连捅八刀身亡。犯人已经明晰,还差一个关键证据。前排的一个男生正和朋友炫耀他和几个可爱女孩做爱的过程。日本人在性方面一直很开放,或者说,很随意。对大部分日本人而言,性爱像是一种放松娱乐的方式,当然,也有人从中寻求一种内心的平静。这也是很多人在烦躁的时候更愿意和人做爱的原因吧。而且,大多人对性爱的对象,甚至没有爱情可言。也许仅仅是不讨厌。


就工藤新一而言,他对待性爱的态度要郑重的多。倒不是说他有处女情结,或者什么婚前绝不做爱的原则之类的。他只是希望性爱的对象,应当是他所爱的,虽...

【快新】水仙少年


澄绿的湖水映照出无比俊美的脸庞,纳西萨斯为自己的美貌所醉心,他如痴如醉,他渴望吻上那双美丽含笑的嘴唇。

文/行之途

我非常理解美少年纳西萨斯的心情,爱上自己又有何过呢?我深爱着自己,就如纳西萨斯一般。每每我望着镜中之人,我都不禁赞叹,我是如此英俊,我日日与他对视,他灰蓝深邃的眼睛望向我时是何等的深情。他那微笑的双唇,仿佛在诱引我亲吻。可我倾近之刻,触碰到的却是冰冷的镜面,仿佛在嘲笑我的愚蠢。噢,这多么令人绝望!

纳西萨斯每每触碰到冰凉的湖水时,他的脸庞变得忧郁悲伤。他日见憔悴,徘徊在湖边不肯离去。

我游离在世间,形形色色的人与我擦身而过,我每每抬头与人对视之际,都失望透顶。我从未遇见过...

所谓邪教。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微贝新( 克丽丝·温亚德=贝尔摩德 )

————————

“诶——”安静的午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在静谧的大宅显得异常清晰,而且声音的主人显然非常不满。

“怎么了。”工藤新一视线仍黏在新出的侦探杂志上,漫不经心地问。

“为什么,网上会有你和克丽丝·温亚德的邪教CP……”黑羽快斗满是怨念的脸突然放大在工藤新一的眼前,惊得他差点扔掉书。 克丽丝·温亚德?他皱了皱眉看向黑羽快斗手中的iPad。

“你为什么会上这种八卦论坛?”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好吧。”工藤新一略过吐...

邪教传播第二弹。

哎哎。

想吃贝新。

唔,写什么好呢。

贝尔摩德×工藤新一。

————避雷线————————

“你的目的是什么。”工藤新一接住贝尔摩德抛来的U盘,皱眉问。里面装载了黑暗组织的、可能会害死眼前人的机密。

贝尔摩德妩媚地轻笑,“不过是有趣罢了。”她轻轻吸了口烟。

这种敷衍的回答显然不能说服工藤新一。三番两次的救他,在他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明知道他的身份却不揭穿,如果过去还能勉强解释为看在与母亲有希子的交情。可现在呢?他紧紧攥着U盘,蔚蓝的眼睛盯着面前慵懒地倚在掉漆的栏杆上,吞吐烟雾的女人,无声地质问着。

像是终于受不了他的目光,贝尔摩德把烟蒂摁灭在栏杆上,漫步走近他。“真...

【快新+贝新】我无题可取。

注意,含贝新(贝尔摩德×工藤新一)

————避雷线————

“我回来了。”工藤新一把皮鞋放回鞋柜,喊到。

“噢。”黑羽快斗从游戏机抬眼,匆匆扫了他一眼,又低头继续干游戏。

等等——

黑羽快斗猛然起身,突然把工藤新一按在墙上。

“??”工藤新一不明所以。

黑羽快斗把头伏在他的脖颈里,捧着他的侧脸仔细端详,还嗅了嗅, “紫红色的口红,这还是雅诗兰黛花漾唇膏持久系列限量版啊。 ” 他的笑容明媚地诡异。

诶?工藤新一涨红了脸,一边吐槽黑羽快斗居然变态到能用肉眼辨认口红品牌,一边连忙用袖口粗鲁地擦着,可惜这款口红防水,防摩擦,于是非但没有擦干净,反而侧脸绯红一片,在黑羽...

所谓童话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喂,我们一起去一个乡村怎么样?遥远的,偏僻的乡村。"一个四月凉爽的傍晚,他这样说到。

那会儿工藤新一刚把一个案件的手法想清楚,从资料里抬起了头。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他们刚刚吃完一顿两人一起做的,不算美味的晚餐。直到现在,工藤新一的舌尖还残留黑羽快斗拌的沙拉里过分酸甜的沙拉酱的味道。

黑羽快斗继续说,"明天怎么样?明天的天气也很好,不会下雨,太阳也不猛烈。就我们两个人,我和你。去一个天空永远是蓝色的,树是葱郁的,溪水是甘甜的乡村。没有人认识我们。"他说着笑了起来,天真的模样,"我可以给你做柠檬派,给你...

所谓死亡。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我如果死掉了你会怎么样。”

黑羽快斗躺在工藤新一的腿上,问。

“我不回答假想性问题。”

黑羽快斗不满地鼓起了腮帮子,又狡黠一笑扔了个烟雾弹把工藤新一手中的推理小说变没了。

“沙发底下,对吧?快拿过来。”

“不——要。”

工藤新一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黑羽快斗咽了咽口水,还是坚定地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工藤新一叹了口气,把黑羽的头发彻底揉成鸟巢道,“离开日本,然后把你彻底忘记。”

“啊……好无情啊。”

“所以,为了让我不忘记你,给我好好活着啊笨蛋。”工藤新一吻了吻他的嘴角。

——————

以下是 @铜酱 友情赞助结局。

—————...

人和人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快新快无差。

“你说,人和人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黑羽快斗突然冒出来一句。

“哦?譬如这样?”工藤新一从书中抬眼,拿出一个鱼形饼干在黑羽快斗眼前晃了一晃。

“呜哇哇哇哇——”黑羽快斗连忙缩到沙发另一端,扑克牌落了一地。

“你快扔掉啊,新一!!!”黑羽快斗闭着眼喊道。等等——他感受到有人靠近。他身子一僵,紧接着嘴里被塞进来一东西。

他猛然睁眼。面前是工藤新一放大的,一脸戏谑的笑脸。他已经不想知道他嘴里是什么了。他现在,只想吐掉,立刻。

像是早猜到他的动作,赶在他吐掉之前,工藤新一堵住了他的嘴。他感受到牙关被撬开,他的舌头被迫与工藤新一的舌头,还有那疑似鱼形饼干的东西共舞着。

换...

©行之途 | Powered by LOFTER

讲个童话故事给我吧。
我希望它的结局是,大王也好喽喽也好,全都捧腹大笑。






她死在荒原上。










小名麦草(并没有大名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