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之途

嘿!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帅。

黑羽快斗决定展示一下自己的帅气。

他把正在看推理小说的工藤新一圈围在沙发里,极其认真且一本正经道:“你的脸真帅。”

“……你这真的不是在自夸?”被强迫打断推理思路的工藤新一月牙眼。

哟,你们好啊。又有一段时间没更新了。
最近略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
然后来打个招呼哈哈哈

 

捂着心口写文评。

铜酱今天心情郁闷得很,哭唧唧地想要抱抱。我抱抱她,然后告诉她,你棒极了,我爱你,我也爱你的文。 @空巢老铜 


那你最爱哪个呢?


她直勾勾看着我追问。


哎呀,我都爱啦。我看见她瘪瘪嘴,我又继续说,最爱SB,稻荷神,和南柯一梦。


哎呀不行不行,你得告诉我喜欢它们哪里。


我笑着,我正打算说呢。我今晚要说的是《南柯一梦》。


南柯一梦的意思是,一场大梦,一场空欢喜,或梦幻的事。


那这篇文,我想,就是在梦里欢喜,在梦里故事圆满完整了。


如果你诚心想我致谢,就陪我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怎么样?


——承诺没有履行,邀约者就擅自死去了。这就成了工藤新一的心结。他说把宝石交给...

 

红裙子

她今夜穿了她最漂亮的红裙子。



她在窗前端详她完美无缺的妆容,她勾起嘴角微笑,很好,和她无数次练习的一样迷人。她确信他今天会和他跳舞,甚至可能在转身后她向后仰下时亲吻她。她想象着那美好的画面不禁脸红了。

她该和他说什么呢?如果他问起她的名字,她该用什么声调回答?她天马行空地想象着各种各样未发生的画面对话,又忐忑又雀跃。

她转过头的时候,碰巧见到他走进来了。果然,他穿了白色的西装,她为自己的猜测得意了一把,觉得身上的红裙子更美丽了。她有无数条红裙子,而今晚她穿了最美丽的一条。红色和白色,多迷人的搭配。混合起来就是粉红色了,恋爱的颜色,美术生的她想。

他和另一个蓝西装的男孩子聊的正欢,那...

决定命运的时刻

硬币被抛到空中。

他们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它上升,翻转,下落。

啪!合金硬币发出一声脆响,亲吻了大地。但它仍在站立着旋转,像个不屈不挠的舞者。

他们的心提了起来,飞快地跳动着。

工藤新一知道,这是决定命运的时刻。和组织最终对决的紧张感似乎又重现了,他的血液在沸腾。他看了眼黑羽快斗,后者盯住硬币的眼睛闪烁着锋利的光芒,犀利如刀。他知道黑羽快斗的心跳速度不比他慢。

到底,命运会如何呢?


哒。

硬币倒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名侦探你输了是正面哦正面——”黑羽快斗开心地在床上打了个滚,又切换成怪盗基德的语调,迷人地微笑道:“那么侦探先生,接下来一个月的碗拜托你了。”

名侦探,命途多舛。...

他们是好朋友

七岁的黑羽快斗有个好朋友。

七岁的工藤新一戴了一个姜黄色的渔夫帽,一身蓝色的牛仔装,浑身散发着春天的明媚,好认极了。黑羽快斗冲他招手,工藤走近他和他并肩而行。

春天到了,周围的颜色都温暖起来。一年级生们开始了首次春游踏青。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故意落在队伍的末尾,黑羽快斗兴高采烈地要给对方表演他新学的魔术,工藤也自信满满地声称不用10分钟他就能看透他的骗术。

“是魔术!!”黑羽鼓着脸强调,把手中的机关一转,对着工藤发射,“哈!你现在看起来像舞台剧的小丑。”他对着挂满彩带,脸上五颜六色的工藤做了个鬼脸然而跑了。

“你这个骗子!”工藤一遍追杀他一遍喊。

“是伟大的魔术师!!”黑羽快斗从叽叽喳...

春日使者

“我是一个春日使者。”



春天春天,万物复苏,草长莺飞。


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了。


大众情人怪盗基德也想谈恋爱了。连他的青梅竹马青子都被一个野男人拐走了,他却连个思春……不,暗恋对象都没有。他忍受着周围无数的粉红泡泡,啃着同学的狗粮很痛苦。虽然有不少粉色箭头指向他,可惜他自己的箭头找不到目的地。


然后这个黑头发蓝衣服的青年就在春日的暖光里出现了,带着独属于春天的清新笑容。黑羽快斗觉得他清亮的蓝眼睛里装载了整个春天的姹紫嫣红,明媚了他整颗心。他仿佛肉眼看见自己的箭头找到归属地了。


“春日使者?”


“对的,专门帮助春天里春心荡漾又迷...

Paro

你们想看什么快新paro?

说不定会写哦。

哪篇进入漫画怎么办大家应该忘了吧?可以坑了吧?

 

发泄和嫉妒

漫画家工藤新一怎么发泄愤怒呢?



于是他的读者遭殃了。

怪盗基德受伤。

怪盗基德第二次受伤。

怪盗基德第三次受伤。

怪盗基德被朋友背叛。

怪盗基德重病在床。

……
……

嘤嘤嘤嘤,求作者放过我的基德sama——读者们跪着哭着求工藤新一放过。

怪盗基德,工藤新一连载中最有人气的一个角色,而且他的脸酷似……工藤新一看着眼前那个和怪盗基德如出一辙的脸,冷笑道:“魔术师先生好闲情,来这里碍我的眼。”

被嫌弃的黑羽快斗很憋屈,他们冷战了两个星期。嗯,说是冷战,他们仍然睡一张床,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同一个时间刷牙睡觉。区别大概就是——

“啊,放在桌子上的早餐没时间吃就要走了。”

“...

一支背叛的舞。

女郎女郎,曼妙的女郎。

舞池里黑衣红裙佳人一对。他们的舞姿好极了,也默契十足,简直是天生的伴侣。全场人都忍不住瞩目他们,仿佛灯光只照在他们身上。

一支舞结束,掌声震耳。昏黄色的灯光还带点桃粉,暧昧摇曳,两人低声交谈,仿佛亲吻。

“工藤先生……”没有人听清那夜晚的密语。

工藤新一的嘴角沾了红印子。

远处,闪光咔嚓。

死寂的屋内。

冰冷的玻璃桌上放着一叠照片,照片里的男女爱意烫人。

“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黑羽快斗的语气冷冽的像风过竹林。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冲着面前的男人。

工藤新一垂眼,不看恋人。他的沉默一分一秒把黑羽快斗推进冰窟。是十月,凉凉的秋风突然大作,拍打起纱窗...

要不要考虑下我?

工藤新一是个高富帅。这个高富帅正苦于恋情问题。


“哈?如何表白?”撩妹高手黑羽快斗想敲开对方的脑袋看看里面坏了没有。他和工藤新一是大学同学兼前宿敌,总之不知道为什么关系好的不得了了。但这个推理狂居然求助他恋情问题。

“嘛,因为你很有经验的样子。”


上帝保证,他当然是少女的大众情人,但他可从未有过告白的实战经验。是的,他只撩不娶。至于唯一想娶的——他瞟了眼工藤苦恼的模样,调侃道:“到底谁俘获了大侦探的心?”居然抢在他之前。

工藤涨红了脸,撇开脸含糊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黑羽快斗心绞痛。这比自己种了多年的玫瑰被猪拱了还难受。他该做什么呢?偷偷阻挠他,还是藏起情感帮助他?...

©行之途 | Powered by LOFTER

小名是麦草。

可能再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