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之途

暂停更新(就是唯一没完的啦)还有欠的点梗啊之类的。我还记得我欠了很多人的点梗,总会、总会写完的(心虚)

近期大概、大概不会出现。

(其实也有点卡文)

那么,午安咯各位。

 

「喜欢你 前篇」(完结)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这是大改过的前篇。

×联文 @笋菌君 (后文由她发出)


✔✔

黑后文由他发出羽快斗表示看见同系的好友工藤新一正和一个美丽的女人纠缠不清纯属偶然。


✔✔


今天原本工藤新一答应陪他去一家新开的甜品店,当然是以他藏起的一本福尔摩斯为要挟,结果突然因为对方的老情人“案件”而推迟了他期待已久的约会。于是黑羽快斗只好孤零零地在外面闲逛,虽然他特地选了工藤办案的那条路走没错,但他真没预料到下面一幕——


身穿月牙白风衣的俊秀青年站在马路边,正轻声安慰面前泫然欲泣的美丽女子,“夫人,我很理解...

【快新】进入漫画怎么办?‖one

你们说我写一个这样的中篇如何?

One


工藤新一虽然还是个大学生,但已经是个有名的推理漫画家了。他有许多知名作品,其中《怪盗基德》最为人知,销量一度榜首。而漫画家本人,正在别墅的书房里里拼命赶稿子,明天漫画第三十卷就要出了,而他的编辑们催命般地在客厅监视他,以防他逃跑。


工藤新一揉了揉眉心,连续两天不停息地赶稿快叫他累的发疯。他的全身细胞都在渴求着睡眠,眼皮几乎黏起。他喝了口咖啡,冷却的咖啡的口感引起他的一阵恶心,他略微清醒了些。他努力睁开眼皮专注于笔下的分镜,他正画到怪盗基德用障眼法调走了警部们,在黑暗中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不,不对。他突然皱起眉头,他发现怪盗基德手腕...

【快新】短篇集

迟到的快斗生贺。

①天台看星星

②孽缘

③A night in the desert(曾发过)

①天台看星星

炎热的夏日夜晚叫人难以忍受,尤其工藤新一宿舍的空调偏偏坏掉了。他热的都无心破案,在床上躺尸。

“新一,我们去宿舍楼顶吧!”同样热的抱着电风扇的舍友黑羽快斗兴致勃勃地提议。

是的,前怪盗和现侦探是大学舍友。多么奇异的缘分!你以为是这样吗?那就太天真了。真相是不仅擅长在偷盗还擅长电脑技术的某个“犯罪者”入侵了学校的网络,擅自修改了宿舍分配。


噢,目的?

谁知道呢。

“你有楼顶的钥匙吗?”工藤新一脱下汗浸的T恤问。爱好运动的工藤新一有着健美的身体,恰好的肌肉使得腹部呈...

【快新】××

真正目的是点梗,然后发个写不下去的文。

生贺没能写出来【跪地认错】
写什么梗都觉得不顺手,那就试试点梗算了。
再放上一篇写不下去的文。

 

黑羽快斗站在家门口,他发现隔壁公寓有点异样。那间公寓常年无人居住,栏杆和地板一向灰扑扑的,然而现在变得明净如新。甚至门口还摆了几盆兰花。显而易见,那里来了个新住户。


这间公寓其实环境采光各方面都不错,但好几年都没人住进去,其原因就是因为曾有过三个住户,但居住没到一年都死去了,分别是自杀,被谋杀,病逝。所以大家都认为此屋不祥。其实黑羽快斗是不信这种东西的,但是迷信的家伙大有人在,这公寓越传越玄,什么午夜鬼嚎,徘徊的红衣女孩各种耸人听闻的谣言都出来了。...

快新对话流。

啊,我都没意识到昨天是520。
来个对话流怎么样??


————一直在卖萌求关注的分割线——————


隆冬时节。


“好冷。”黑羽快斗搓了搓手,呵了口气。


“……”


“新一,爱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不应该是把外套脱下来吗?”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也很冷啊。”工藤新一裹了裹风衣。


“……真没浪漫情怀。算了,让你见识下魔术师的奇迹吧!”


“哦?你要变出羽绒服来吗?”


“……没有准备那种道具真是抱歉。但是——”黑羽快斗把工藤新一的手揣进口袋,“我可以让你的手温暖起来~”


“啊……好失望。”


“既然这样你把你冰一样的手拿出去啊混蛋!”...


 

快新快‖纯属恶搞

♧如题,此文各个方面都只是恶搞

♧旧文。

♧无差。

  

“那边的小哥先举手了,对,就是你,上来吧。”

无辜躺枪的路人工藤新一觉得莫名其妙,要知道他不过是路过打酱油的,举什么手啊。然而,在周围一排排学生的眼神压力里,他无奈地走上了舞台。

主持人黑羽快斗,看见某个名侦探一脸茫然的表情差点就拿着话筒笑出了声。要说他为何站在这里,纯粹是大学那坑人的社团,说什么做个情人节活动,造福大众。其实说白了就是秀秀社团的存在感呗。不过他也无所谓,可那群坑货偏偏推选他做主持人,嘿,这种无聊的事他当然果然拒绝啦。

可是他们随即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放眼全社团还有谁比你更帅啊?

说的也是吧,这么...

快新快‖Sex and love

♧转型之作。

无差向。





one


工藤新一苦苦思索着昨晚的案件,一个年轻女子,在公寓被连捅八刀身亡。犯人已经明晰,还差一个关键证据。前排的一个男生正和朋友炫耀他和几个可爱女孩做爱的过程。日本人在性方面一直很开放,或者说,很随意。对大部分日本人而言,性爱像是一种放松娱乐的方式,当然,也有人从中寻求一种内心的平静。这也是很多人在烦躁的时候更愿意和人做爱的原因吧。而且,大多人对性爱的对象,甚至没有爱情可言。也许仅仅是不讨厌。


就工藤新一而言,他对待性爱的态度要郑重的多。倒不是说他有处女情结,或者什么婚前绝不做爱的原则之类的。他只是希望性爱的对象,应当是他所爱的,虽...

【快新】水仙少年


澄绿的湖水映照出无比俊美的脸庞,纳西萨斯为自己的美貌所醉心,他如痴如醉,他渴望吻上那双美丽含笑的嘴唇。

文/行之途

我非常理解美少年纳西萨斯的心情,爱上自己又有何过呢?我深爱着自己,就如纳西萨斯一般。每每我望着镜中之人,我都不禁赞叹,我是如此英俊,我日日与他对视,他灰蓝深邃的眼睛望向我时是何等的深情。他那微笑的双唇,仿佛在诱引我亲吻。可我倾近之刻,触碰到的却是冰冷的镜面,仿佛在嘲笑我的愚蠢。噢,这多么令人绝望!

纳西萨斯每每触碰到冰凉的湖水时,他的脸庞变得忧郁悲伤。他日见憔悴,徘徊在湖边不肯离去。

我游离在世间,形形色色的人与我擦身而过,我每每抬头与人对视之际,都失望透顶。我从未遇见过...

所谓邪教。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微贝新( 克丽丝·温亚德=贝尔摩德 )

————————

“诶——”安静的午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在静谧的大宅显得异常清晰,而且声音的主人显然非常不满。

“怎么了。”工藤新一视线仍黏在新出的侦探杂志上,漫不经心地问。

“为什么,网上会有你和克丽丝·温亚德的邪教CP……”黑羽快斗满是怨念的脸突然放大在工藤新一的眼前,惊得他差点扔掉书。 克丽丝·温亚德?他皱了皱眉看向黑羽快斗手中的iPad。

“你为什么会上这种八卦论坛?”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好吧。”工藤新一略过吐...

©行之途 | Powered by LOFTER